设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十九章 龙行天下

  黄昏时分,毛潭一入京,便先入群贤庄,立见门房惊喜的道:“恭迎驸马!驸马回来啦,夫人,驸马回来啦!”

  毛潭答礼,便快步入内。

  果见葛氏已牵——童跟着大腹便便的葛菁入厅,毛潭急忙上前行礼道:“抱歉,我害大家焦急啦!”

  葛菁笑道:“先返宫,改日在叙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行过礼便匆匆离去。

  他一近宫门,侍卫及军士便亢奋的行礼请安。

  他答过礼,便入宫及掠去——

  向不说假话的他,一见众人如此的关心他,他为避免另生枝节,他便决定破例的说善意的谎言。

  首先,他入九龙殿,立见皇上惊喜的起身道:“驸马回来啦!”

  “是的!有劳父皇担心矣!”

  “哈哈!回来就好!速返殿吧!”

  毛潭便行礼离去。

  他一到殿前,侍卫便亢奋的喊道:“恭迎附马!”

  “免礼!”

  他便直接掠入。

  果见三妻皆挺着大腹出来,香莲公主更是目含泪光,他便上前先抱着她道:“公主,我回来啦!”

  香莲公主唤句驸马,便轻泣掉泪。

  “抱歉,我陷入一处机关埋伏!”

  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”

  说着,她己松臂拭泪。

  甄虹笑道:“兰妹,我没有说错吧!”

  “虹姐真了解潭哥!”

  “是的!当年大水淹不死他,他怎会有意外呢!”

  毛潭笑道:“阿虹,你可以摆摊替人算命啦!”

  “好呀,算啦!先沐浴更衣吧!大夥一听你回来,必会来看你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便入房洗战门澡。

  他整装一出来,果见已有上百人在殿中,他便一一申谢。

  他尚未向这些人申过谢,另外一批人便又涌入啦!

  他便一一申过谢,再邀众人共膳着。

  毛潭便陪三妻品香茗聊着。

  海兰便道出群贤庄总动员的除恶及寻找他。

  毛潭苦笑道:“我累惨大家啦!”

  “趁此除恶,也是一件好事!”

  他们又叙一阵子,方始返房。

  毛潭便入公主房中搂吻着她。

  他便以哄小孩般哄她入眠。

  因为,她乍见面时之哭泣,太令他感动啦!

  此时,丐帮信鸽己向群豪传达驸马安全返宫之佳音啦!

  翌日上午,毛潭便边巡视边向皇族及诸吏申谢着,他更向太上皇及太后申谢及请安,他足足的忙到天黑,方始返殿。

  立见海德父子含笑在座,他便上前行礼。

  海德含笑道:“经过此事,足见你人缘之佳也!”

  毛潭苦笑道:“我对不起大家!”

  “言重矣!”

  他们又欢叙不久,便与三女及二童共膳着。

  膳后,海德父子便含笑离去。

  毛潭又与三妻欢叙一阵子,方始与甄虹入房。

  立见甄虹紧搂着他道:“阿潭,我不能失去你!”

  “放心!只此一次而已!”

  “多陪陪公主妹妹,她时常私泣,去吧!”

  他又吻她一下,方始离去。

  不久,他又哄公主入眠啦!

  翌日上午,皇上一退朝,便向毛潭道:“朕今夜设宴为驸马压惊!”

  “谢谢父皇!”

  “据闻天下恶人己快除尽,朕昔年未能巡视天下,朕打算在明年春出巡,驸马就随侍吧!”

  “驸马是否以毛忠及甄羲名义存钱?”

  “儿臣不大清楚哩!”

  “理该不错!放眼天下,已无第二人有此财力!”

  “儿臣查明之后,再向父皇逞奏!”

  “好!若非此二批钜金,还真无法供应各地子民之借钱哩!”

  “真的呀?”

  “嗯!各地子民利用免赋期间借钱经商,正常也!”

  “有理!”

  “朕明年出巡时进一步了解各地情况之后,再作决定是否再免赋几年,以使子民能够安居乐业!”

  毛潭道:“儿臣可否请示一事!”

  “准!”

  “那两批存金可抵多少的赋收呀?”

  “至少二十年!”

  “哇!这么多呀?”

  “是的!驸马之财力远超朕之估计!”

  “启奏父皇!可否再免赋十年,且由儿臣代付十年的赋收?”

  “哈哈!好一个驸马,不准!”

  毛潭不由一怔!

  皇上含笑道:“驸马之财留供备用,朕自有打算!”

  两人又叙一阵子,毛潭方始行礼离去。

  他又巡视一个多时辰,方始返殿陪妻小用膳。

  膳后,他入房向甄虹问道:“阿虹,你是否以孩子名字存钱?”

  她便含笑取出那二张存单。

  毛潭一瞧金额,不由哇哇叫道:“这么多呀!”

  “不错!皇上问起此事啦?”

  他便略述经过。

  甄虹含笑道:“勿告诉外人!”

  “我知道,小心保管!”

  “好!”

  不久,他便直接出宫。

  他一到群贤庄,正好瞧见群豪在用膳,众人立即欣然起身,毛潭便上前行礼道:“抱歉,偏劳大家啦!”

  众人便含笑不语。

  百里扬含笑道:“坐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便含笑入座。

  百里扬道:“天下总算太平啦!”

  “太好啦,不过,伤亡不少人吧?”

  “不多,群邪似盘散沙,不堪一击!”

  毛潭松口气道:“我可以少些歉疚啦!”

  “别如此!你对武林之贡献,有目共睹也!”

  “谢谢!”

  百里扬道:“各派经由除恶,己各获得不少的财物,他们有意以八成财力用之于各地公益,你趁机向皇上呈奏吧!”

  “好!我可否共襄盛举?”

  “你捐助三千万两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在座之人不由听得神色一变!

  因为,毛潭好似只要捐三两白银般顺口而答应呀!

  膳后,百里扬便与毛潭入书房道:“你此次又有何奇遇!”

  “我……大叔可否代为保密?”

  “行!”

  毛潭便道出长春潭中之奇遇。

  百里扬喜道:“你好大的福气!”

  “我却害大家白担心一场哩!”

  百里扬笑道:“值得!你最好多行功,必有奇迹!”

  “奇迹?”

  “是的!你既通玄关,又获得这批精纯功力,必有奇迹!”

  “好!我试试看吧!”

  百里扬道:“另有一事,童南将在下个月成亲,他盼你参加!”

  “好呀,我一定参加,新娘子是谁?”

  “青城派俗家长老白剑英文千金,郎才女貌!”

  “太好啦,我终于等到这杯喜酒啦!”

  “我会邀我派参加,大家好好热闹一番吧!”

  “好!童南目前在不在?”

  “我准他直接返青城安排喜事!”

  “他要在嘉定成亲呀!”

  百里扬笑道:“他在此成亲!”

  “太好啦!大叔!替我买一座庄院送给阿南吧!”

  说着他己递出一叠银票。

  “收下!我自有安排!”

  “谢谢大叔!”

  百里扬低声道:“你没把入长春潭之事告诉阿虹三人吧?”

  “我不敢说!”

  “对!女人的眼中揉不进一粒沙,少说为妙!”

  “是!”

  不久,毛潭己含笑离去。

  他一返殿,便向皇上报告群豪已灭群邪,而且打算以群邪的财物在各地进行公益活动,皇上不由大喜。

  皇上含笑道:“驸马在一年内不会支用那二笔存金吧?”

  “好!朕会妥加安排此事!”

  “启奏父皇,儿臣可否捐三千万两黄金?”

  “免,朕自有安排!”

  不久,毛潭己行礼离去。

  皇上立召集相关大臣研究着。

  翌日早朝时分,皇上已旨谕一大串建议指示。

  退朝之后,大臣及诸吏便大忙特忙着。

  首先,皇上诏告天下,三年免赋期满之后,继续免赋三年。

  其次,各地名胜古迹全部翻修。

  大小河川湖泊一律疏流。

  长江及黄河更决定在化冰后,加强整修堤防。

  全天下之大小道路及桥梁亦全面铺修着。

  此外,各地加强建学塾及增聘天子。

  这些史无前例的一连串改变,险些便商人乐透啦!

  百姓更是纷纷额首称庆。

  各派便率先在各地捐助金银共襄盛举。

  各地亦有不少富户及商人乐捐着。

  整个天下为之朝气蓬勃!

  各行各业为之更旺!

  不少商人更把原先准各归还之钱进一步投资着。

  各地方吏便纷纷呈奏这些荣景。

  皇上为之春风满面。

  这天上午,群贤庄群雄云集,各派掌门人及长老皆来参加童南与白琪之拜堂大礼,海德全家人亦欣然到场招呼着。

  毛潭更在一大早便率三妻及二子到场,他一一向各派掌门人及长老致歉,群豪对他的印象为之更佳。

  午时一一到,亲人便在众人祝福中完成终身大事。

  百里扬含笑道:“驸马及亲郎乃是童伴,献金多吧!”

  众人便以掌声鼓励。

  毛潭起身道:“谢谢!新郎世代经营糕饼,却遭劫匪毁去家业,新郎因而奋发图强,并以除恶为己业。经由青城派之调教,新郎终于完成心愿而且荣获仙侣,我谨以皇上所赐喜幛上之天作之合祝福他们白头偕老!”

  童南夫妇立即申谢。

  众人便报以热烈的掌声。

  百里扬便邀青城派掌门人致词。

  玄清道长含笑道:“青城以童南为荣!谢谢!”

  众人便含笑点头。

  百里扬含笑道:“童南聪明又努力,不但剑技大进又替本庄出力甚多,我相信童南今后必有更大的发展空间!”

  不久,群豪己欣然入席。

  荤素佳肴,午茗及美酒便一一上桌。

  不久,童南向毛潭举杯道:“禀驸马!”

  毛潭摇头笑道:“南哥勿作此称谓!”

  “好!阿潭!请原谅我昔年误了你!”

  毛潭心知他指诱自己入牢之事,毛潭便含笑道:“算啦!谁叫你是我的南哥呢?忘了这件事吧!”

  “谢谢!我自罚三杯!”

  “行!”

  童南便一口气喝下三杯酒。

  只见他又举杯向甄虹道:“阿虹!请原谅我!”

  甄虹笑道:“喝三杯吧!”

  “行!”

  童南便又连干三杯酒。

  毛潭笑道:“够啦,你今天还要喝不少酒哩!”

  “是!”

  于是,童南夫妇便逐桌敬酒。

  不久,群豪依序前来向毛潭敬酒及申谢着。

  毛潭笑道:“该敬庄主,若无庄主,便没有我,何况,庄主之赈灾及除恶,乃是举世皆知乃有目共睹呀!”

  百里扬哈哈笑道:“各位,何谓人不可貌相呢?驸马可供作证也!”

  众人不由哈哈一笑!

  立见若竹端茗道:“师兄!请原谅!”

  “哈哈!未经一番澈骨寒,岂能寒梅飘香,若竹,谢谢你!其实,你并没有错,少林弟子本该如此!”

  说着,他已先行干杯。

  若竹道:“少林以师兄为荣!”

  说着,他已喝光那杯香茗。

  “谢谢!请返座!”

  群豪一一向毛潭及百里扬敬酒。

  不久,百里扬向丐帮帮主彭扬敬酒道:“彭兄!这阵子最偏劳您的那批弟兄,请你大家转达谢意!”

  “哈哈!此乃丐帮之光荣也!”

  “谢谢!”

  二人便欣然干杯。

  众人便在这场喜宴中化解昔日之恩怨。

  这场喜宴一直延续到黄昏时方始散席。

  童南虽有毛潭代为挡酒,仍然摇摇欲坠,不过他仍紧握着毛潭的手道:“阿潭,谢谢!

  谢谢你!”

  “三八兄弟!哈哈!”

  毛潭便欣然率妻少离去。

  他一返殿,便入房行功着。

  因为,他今天畅饮之下,体中真气前所未有的激荡呀!

  他行功不到一个时辰,便全身骨骼噼啪连响,他只觉全身好似震爆胀般。所以他可知外小心的行功着。

  深夜时分,他便似石人般入定。

  不过,他的身子却自锦被上飘起又沉下。

  不久,他的臀己离被一尺佘。

  他便凭空入定着。

  破晓时分,宫女之步声使他收功沉落被上。

  他欣喜的下榻漱洗着。

  当天上午,他便到群贤庄向百里扬告诉这件喜事。

  百里扬喜道:“找个安静地方行功七日夜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于是,他便返宫向皇上请假!

  皇上当然欣然赐准。

  于是,他返殿告诉三妻。

  午后时分,他便单独在书房内行功。

  当天晚上,他已在榻上飘飞着。

  第三天起,他便似幽浮般在房内到处飘浮着。

  他的离地高度亦逐日增加着。

  第九天晚上,他的脑瓜子已飘顶在屋顶啦。

  倏听哇哇婴啼,他一收功,便似棉花般飘落地面,他快步走出房间,立见宫女奔来行礼道:“恭喜驸马,公主添二丁!”

  “谢谢!谢谢!”

  他立即快步行去。

  立见沿途的宫女皆申贺着。

  他一到房外,立见海兰出来道:“母子平安,恭喜!”

  “谢谢!太好啦!”

  不久,甄虹启门道:“阿潭,瞧瞧公子妹妹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一入房,立见公主躺在榻上,他立即上前搂她道:“苦了公主矣!”

  “还好!孩子挺可爱的!”

  毛潭一起身,便见二位宫女各抱来一婴。

  他不由欣然逐一轻轻抚着红咚咚的小脸。

  不久,皇上己率二位皇后到达,毛潭急忙出迎。

  皇上笑哈哈的道:“香莲果真添二丁?”

  “哈哈!皇室尚未此例,很好!”

  他们便欣然入房探视公主及二婴。

  不久,皇族们便在殿内川流不息。

  毛潭乐得合不上嘴啦!

  第三天中午,海兰输人不输阵,不甘落后的分娩二子。

  皇室为之欢腾。

  人人皆赞驸马火力之强哩!

  驸马殿几乎成为观光胜地!

  大小礼品更是堆满库房。

  海兰沾香莲公主之光,每日皆有由御医送来四次补品,胀得她的双乳更加饱满,她不由大喜。

  因为,她一直羡慕甄虹饱满又挺拔的双乳呀!

  她因而按甄虹之指点哺乳着!

  公主也一样的哺子,以示亲和。

  不过,皇上特选四妇照顾着婴儿。

  首次升格的皇上,几乎天天前来揉视着二个宝贝孙子。

  太上皇及二位皇后也是天天前来报到着。

  这一切落在甄虹的眼中,不由暗暗感叹,因为,她又想起以前天天陪一批男人吸采功力及聚财之情景。

  她不由庆幸八方盟及九如帮昔年未抢她的财物。

  她更庆幸一直没有人提及此事。

  她因而决定永远不恢复原貌。

  过午前,毛潭合并为四子设下弥雨宴,客人包括诸吏、皇族、海德一家人以及一批群贤庄高手,场面十分的热闹。

  唯一缺席的是葛菁母女,因为,葛菁在六天前又分娩一子,葛家终于有后,她们母女为之激动掉泪。

  葛菁便由其母行功绝育。

  毛潭这场弥月宴足足欢聚一个半时辰,方始散席。

  席间,皇上频频与太上皇交头接耳商量着。

  翌日上午,皇上便召集兵部甘尚书以及勾侍郎,皇上稍加暗示以及赐赏,他们便会意的提出辞呈。

  当天晚上,皇上便召见百里扬及海钦。

  不久,百里扬己升任兵部尚书。

  海钦则升任兵部侍郎。

  翌日,贺客立即盈厅。

  众人皆对皇上这种安排不表示惊讶,因为,毛潭正红,百里扬是毛潭的大恩人,海钦是毛潭之岳父,他们岂能不红呢?

  群贤庄庄主则由六位管事中,人缘最佳的徐向东升任,众人对皇上的英明及百里扬之力保,皆心存欣喜及肯定。

  这天晚上,群贤庄设宴送别百里扬,席间,徐向东代表众人赠送一个红包,百里扬立即挽拒。

  众人便以热烈掌声促成此事。

  散席之后,他一返宫,立见红包内有六张一百万两金票,他心知群贤庄己经动用那七千余万两存金。

  他便含笑交给爱妻。

  他每天皆钻研于案卷中啦。

  葛菁母女每天率子入驸马殿中串门子啦!

  她不但己恢复美丽的原貌,更因为天天行功而一直保持魔鬼身材,不由令公主及海兰大表羡慕!

  葛菁便指点海兰内功心法。

  她另指点及协助做各种柔软动作,此外,他每天替公主按摩腹部,不出一个月公主便又恢复娥娜身材。

  她不由大为感激葛菁。

  葛菁趁机指点她闺房之乐招!

  这一夜,她御下免战牌陪毛潭快活着。

  她完全抛掉皇宫的矜持。

  她热情如火的迎合着。

  毛潭心知可能是葛菁这个明师指点,他便顺势快活着。

  这一场出操,他满意啦!

  公主又如昔般如痴如醉着!

  她己视葛菁如师啦!

  元宵当天,甄虹又顺利分娩一对儿子。

  四响炮皆是添双丁,毛潭威震皇宫啦。

  贺客再度川流不息。

  葛菁则趁机替甄虹绝育着。

  从此,她随时可与毛潭快活着。

  毛潭经过那九天持续行功之后,他的功力已经更精纯,他已经可以在意念之间,便可以施展武功以及身法。

  他只要走得快些,便飘飘欲飞。

  他便在每天上午巡视及利用下午练功。

  如今,他已经武功大进。

  二月十五日晚上,他便又设弥月酒宴,贺客多是原班人马,唯一增加的是童南之妻,白琪已经大腹便便。

  这场喜宴又进行一个半时辰,方始散席。

  香莲公主及海兰却在此时又传出喜讯,毛潭便利用每夜在校场放手施展风雷掌法及达摩剑招。

  他发现自己的武功至少增加五成啦!

  清明之后,毛潭随侍皇上出巡,他特别自群贤庄挑选二十名高手,他们皆来自少林寺等二十个名门正派。

  童南则是唯一的少年家。

  这十二人负责护送,联络各衙安排食宿以及介绍各地风光,皇上沿途听得龙心大悦的连连点头。

  这天下午,他们一到泰山派,立受千人跪迎。

  皇上忙道:“平身!”

  “谢谢皇上圣驾!”

  皇上便含笑入厅就坐。

  不久,泰山派掌门人简报泰山派沿革及宗旨,他更报告协助除恶以及配合官方修桥铺路之绩效。

  皇上龙心大悦的连连叫好。

  皇上接着又嘉勉一阵子,方始送一个红包。

  当天晚上,皇上率众与泰山派弟子及家眷们共膳,席间,他多次敬酒以及嘉勉泰山派历年来之功绩。

  众人不由听得大爽。

  从此,泰山派更效忠朝廷。

  翌日破晓时分,他们已在观日峰欣赏日出,当万道光芒乍现之际,毛潭为之亢奋大地之妙。

  接着,他们便由泰山派掌门人客串响导的畅游泰山三日。

  然后,他们再继续同下——

  个月之后,皇上己经视黄河两岸各衙,他更深入民宅询问昔年灾情以及如今之生活情况。

  百姓皆以感恩的心情诉说现况。

  皇上为之龙心大悦。

  接着,他们沿着长江两岸巡视各衙及民宅。

  两湖之迅速复原便皇上留下美好的印明。

  皇上逐渐把巡视重点由各衙转到百姓身上,因为,他与百姓之交谈及观察,他已得到他想知道的答案。

  他便如此马不停蹄的巡视及遍访各派。

  这一天,他一到渝州城,便龙心大悦。

  因为,他知道渝州人昔年大力参加赈灾。

  他沿途询问昔年赈灾之景。

  百姓们也说得口沫横飞。

  每人更是对鹿百里充满着钦敬。

  皇上不由更是肯定百里扬。

  四日之后,皇上一进入嘉定,便受到万民恭迎,不少人目睹毛潭,忍不住欢呼及惊喜,因为,毛潭果真还在人间哩!

  毛潭便含笑与众人招呼着。

  童南也含笑凑热闹着。

  当天下午,童南便祭拜亲人。

  毛潭则祭拜甄虹的双亲。

  他更召来一位邻居委托对方整理坟墓及随年节祭拜。

  他更交给对方一千两白银。

  二日后,皇上己巡视成都,此正值春收期间,数十万人同时忙碌以及遍地金黄稻谷之美景,不由使皇上大喜。

  皇上更下田割稻及打谷哩!

  他一直在成都巡视七日,皇上的笑容立灭,因为,他天天遇雨,崎岖不平又高低起伏的道路使他难受。

  沿途所见多是身穿补丁又面黄肌瘦的百姓,他瞧过二十个民宅米缸,居然有八户空无一粒米,余户却只有几杯米。

  足见贵州之贫也。

  皇上便沿途赐金指示各吏赈灾及拟妄改善方案呈奏。

  毛潭则私下掏钱交给一至二人买米济贫。

  他更吩咐他们立即雇工辆路。

  他己经把日月双霸及五绝身上八千余万两金票逐一撒出来,因为,他要使贵州人立即改善生活。

  皇上终于获讯,不由龙心大悦。

  这夜,毛潭便藉词外出。

  他瞧明方向,立即掠去。

  他闪电般飞掠半个时辰,便认出昔日入潭之处。

  于是,他腾掠而出。

  当他乍见云雾,不由大喜的加速掠入。

  不久,他己瞧见那粒圆珠,却见石上没人,他不由一急。

  他一踢凸石,便开启入口。

  立见那女子自石室探头出来。

  “娇姑,我来看你啦!”

  “啊!你……你来啦?”

  他一上前,便紧搂着她。

  她亢奋的紧抱着。

  他不由问道:“近况可好?”

  “等死而己!”

  “天呀!跟我出去吧!”

  娇姑笑道:“逗你而已,我仍在行功及吸鱼血啦!”

  “你最好跟我出去!”

  “谢谢!你来看我,我己够欣慰!”

  说着,她的手己探上他的胯间。

  他会意的剥光身子。

  不久,他陪她快活着。

  他真心真意的要使她快活。

  良久之后,她满足的哭啦!

  他又温存良久,方始依依不舍的整装离去。

  他匆匆返回住所,便试身更衣。

  翌日起,他利用陪巡云贵之十五日,他夜夜入潭陪娇姑,她夜夜飘飘欲仙之下,神色为之增加不少生机。

  终于,他向她暂道别离。

  她满足的道:“谢谢!我足够回味无穷矣!”

  “保重!我一有空,就来看你!”

  “好!”

  二人便深深一吻。

  良久之后,他方始离去。

  翌日起,他们便巡视到两广、福建、杭州、苏州等沿海城市,皇上好似倒吃苦蔗渐入佳境般瞧着荣景。

  皇上更各在苏杭畅游半个月。

  然后,他们在接沿山东返宫。

  他们便以近十个月的期间巡视过中原各地。

  皇上龙心大悦的厚赐毛潭诸人。

  皇上便把沿途所见之缺失交办各吏督导着改进。

  皇上更盯紧云贵之改善之情形。

  毛潭一返殿,便获悉香莲公主及海兰先后又各先分娩两子,而且已经设过弥月宴,他不由大喜。

  这一夜他与公主快活着。

  他轻抚公主的双乳道:“真美!”

  她满意的更热情迎合着。

  良久之后,她方始在满足中呻吟着。

  他便愉快的收兵。

  “驸马,我已绝育!”

  “太好啦,菁姨帮的忙吧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公主更成熟更美啦!”

  她不由眉开眼笑啦!

  不久,她欣然进入梦乡。

  毛潭则欣然行功歇息。

  翌夜,他一搂上甄虹,便道出在嘉定受到万人欢迎的倩形,甄虹笑道:“大家一定充满惊奇的神色吧?”

  “皇上知道那件案否?”

  “不知道!反正父皇己大赦,别再提啦!”

  “有理!”

  “我祭拜过爹娘,更请李大叔整坟及祭拜!”

  “谢谢!玉兰花园还在否?”

  “在!满园香!父皇入内逛很久哩!”

  “很好!”

  不久,他们已经畅玩着。

  二人分别近一年,甄虹不由似荡妇般发泄着。

  毛潭便似大禹治水般忙碌着。

  良久之后,她一摧功,他便大乐。

  又过不久,二人己经共入仙境——

银城书廊扫校

上一章
书页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