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二十章 风调雨顺

  六年免赋期一满,各地官方银庄便天天出现排队的人潮,因为,商人们多已经开始还钱啦!

  他们虽然累积在这六年内付出这五成的利钱,但他们却赚取二至三倍之利润,因为,官方带头建设呀!

  朝库为之满库!

  一年后之赋收,果真比免赋前增加一倍以上,皇上在大乐之余,便先赏毛潭六百万两黄金。

  因为,这一切多靠毛潭之助。

  此外,皇上遍赏宫内及各地之吏。

  清明之后,皇上不但微服出巡,而且与毛潭共搭一车,他们仍沿上回路线前进,只是未惊动各派及各衙。

  他们直接近视民疾。

  皇上发现百姓更富裕啦!

  当他们进入贵州之后,皇上不由双目一亮。

  因为,道路己经平整。

  此外,举目所见,多是新屋。

  沿途亦罕见穿破衣之人。

  皇上便沿途访问着百姓。

  皇上天天充满笑容啦!

  这夜,皇主便住入贵阳府衙歇息。

  毛潭便趁机溜出去。

  他飞掠半个多时辰,便溜入长春洞内,由于未见娇姑,他不由心生不祥的叫道,“娇姑!娇姑!”

  全匆匆进入洞室,立见中央出现一个长坑,他一上前,立见娇姑已经在坑中化成一具骷髅啦!

  毛潭唤句娇姑!不由掉泪!

  立见坑外地面刻着:“我已不虚此生,多替我助人吧!”

  他不由悲唤句娇姑!

  于是,他把坑外之土堆入坑中埋妥尸。

  他更拔剑砍下壁上凸石刻着“娇姑长眠处”。

  他立妥石碑,便趴地叩拜。

  良久之后,他方始离去。

  他掠去潭外,不由吁口气。

  他决定多协助他人啦。

  于是,他飞掠返衙歇息。

  翌日起,他邀皇上绕向陕甘冀等西北地区。

  皇上果然瞧见地广人稀的落后情形,皇上便指示沿途各吏设法改善,毛潭则沿途助民。

  除夕前一天,他们终于返回宫中。

  毛潭所拎的三千万两银票因而化得一干二净。

  翌日上午,皇上却赏他一个红包哩!

  他一返殿,立见内有二千万两金票。

  他不由一怔!

  因为,他反而赚取一千万两白银呀!

  他便决定俟机利用它们协助急困人员。

  当天晚上,他便与妻小享用团圆膳。

  半个多时辰之后,他己搂着公主快活着。

  潮来潮往,公主呻吟的叫着驸马。

  毛潭便欣然赠送礼品。

  “好驸马!真美!”

  “公主更美啦!”

  “嗯!”

  二人便温存着。

  良久之后,公主道:“父皇出巡时,可有谈及立太子之事?”

  毛潭忙道:“公主怎会提及此事?”

  “母后一直关心此事!”

  “父皇的确多次与我聊过六位皇兄,而且叫我瞧瞧谁最好,我一直不敢说!公主最好别管这件事!”

  “我懂!驸马心中最喜欢那位皇兄?”

  毛潭道:“我不能说!”

  公主便牵着他的手按上自己的小腹道:“写吧!”

  “这……公主可别说出去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便写下二皇兄三字。

  公主为之春风满面。

  因为,二皇兄乃是她的大哥,她们皆是西宫皇后所生,二皇兄更只比大皇兄晚出生三天而已。

  不过,历代皆立长子为王储,二皇兄因而吃亏。

  二皇兄却不在意的在各部历练着。

  他更一直平易近人的与大家共处着。

  毛潭如今之肯定,立使公主紧抱着他。

  “公主!我不会帮忙喔!”

  “我知道!我今后不会再提此事!”

  “好公主!”

  二人便温存着。

  元霄后,皇上便派六个宝贝儿子分别到罕哈雨、绥远、宁夏、甘肃、青海及西康各住一年。

  每人的任务是督导边军操练及各衙推动建设。

  为示公平,皇上亲自监督六子抽签。

  此怪招立便皇族大怔!

  二位皇后欲阻不及,只能干着急。

  六位皇子便各由十名群贤庄高手陪同离宫。

  半年后,毛潭护送皇上及二位皇后前往此六区,二位皇后乍见自己的儿子,不由连连询问着。

  皇上却由毛潭陪侍询问百姓及军士。

  皇上便由工作、生活问题,再问皇子在此地之表现。

  皇上发现军士多是美言,百姓却罕知皇子在此。

  皇上一一放在心中,再择日率二位皇后另访百姓。

  他们连访十名军士,人人为皇子美言。

  皇上不吭气的一直南下。

  当他抵达青海时,正好瞧见二皇子与一批牧民骑马逐马,西宫皇后紧张的手心冒汗。

  皇上即立即泛出笑容。

  皇上便在青海各地巡视着。

  他似串门子般与军士及百姓叙着。

  东宫皇后越听越觉不妙啦!

  因为,每位军士皆夸二皇子平易近人却督操严格,每位百姓皆赞二皇子关心民疾及及时解决民疾。

  又过十天,他们便进入西康地区,他们只花五天,便由百姓之不认识四皇子而将他三振出局。

  皇上便直接返宫。

  皇上便率二位皇后见太上皇及报告此事。

  皇上便决定立二皇上为太子。

  太上皇欣然同意着。

  东宫皇后没话可说啦!

  于是,皇上召回六个儿子宣布此事。

  三日后,此事已诏告天下。

  香莲公主为之大乐着。

  她相信老公一定暗助过皇兄,所以,她更温柔啦!

  太子便正式介入各部业务。

  一年之后,毛潭奉旨陪太子出巡,毛潭便把重点放在整治水利河川以及立学塾方面。

  因为,百里扬指点他如此做。

  他更带太子在湖、海捕鱼体会民疾。

  此外,他也陪太子割稻及打谷。

  他们更多次在学塾外旁听着。

  太子几乎每天做记录,一年半之后,他一返宫,便增加一大箱行李,他便天天整理这些资料。

  毛潭便天天协助着。

  又过三天,皇上已瞧见详实又完整的报告。

  皇上便欣然采纳三十六项建议。

  大把大把的黄金便由各个银庄撒入民间,各项建设便同时进行,数千万人为之受益。

  皇上更赏毛潭三百万两黄金。

  因为,去年的赋收又比前年增加三成余,朝库及各地银庄皆己堆金如山,便趁此机会撒入民间。

  商人们为之大喜。

  工人们更乐!

  各行各业为之更旺!

  如今的天下已近国泰民安啦!

  又过三个月,毛潭率三妻十二子及葛氏母女和二子,跟着童南夫妇和他们的一对子女一起离宫。

  他们便沿途拜访各派及畅游名胜。

  他们原本不打算惊动百姓,百姓却纷纷认出毛潭,而且热情迎接甚至邀请他们在家中用膳。

  毛潭便笑哈哈的同意着。

  这天,他们一到嵩山,便受到若贤大师率二千余名僧众沿山道列队合什恭迎,他便沿途合什答礼。

  他们便在钟鼓交鸣声中入殿膜拜。

  然后,毛潭添妥三十万两油香。

  当天晚上,戒律院殿主若能大师亲自传授无相神功口诀,毛潭只花二个时辰,便己经悟透。

  他又在少林寺住七天,便己经练妥根基。

  这一天,他欣然申谢,便由诸僧恭送下山。

  他们便继续畅游各地及拜访各派。

  六月十五日下午,他们终于抵达嘉定城。

  城民如潮骰涌来行礼着。

  良久之后,他们方始住入客栈。

  翌日上午,童南己率妻不祭祖。

  毛潭便率妻少在甄虹之双亲坟前祭拜着。

  接着,他们拜访峨嵋及青城二派。

  他们畅游名山佳胜。

  六月十八日晚上,毛潭、甄虹及童南一起到峨嵋山山门前,立见三十余名小贩在兜售红钱及香花。

  三人不由互视一笑。

  三人不由想昔年之景。

  于是,他们向每位小贩各买一份香花及纸钱,他们更给每位小贩一锭白银,现场立听一阵申谢声。

  然后,他们沿山道而上,

  他们已虔城又感恩的上山着。

  不久,群尼已发现毛潭,便涌来行礼着。

  毛潭便吩咐勿惊动香客。

  半个多时辰之后,他们已跟着香客入殿膜拜着。

  他们终于完成这个心愿。

  良久之后,他们方始下山,立听童南道:“阿虹,你为何易容?”

  甄虹笑道:“象因牙而死!”

  毛潭笑道:“我喜欢阿虹这个样!”

  童南点头道:“难道你们能成功!”

  毛潭笑道:“阿南!想不想入宫做官?”

  “谢啦!我很满意目前的一切!”

  “也好!做官也不轻松,父皇盯得挺紧的!”

  “我知道,眼下之富足,你居功大半!”

  “别这样说啦!大家都出过力呀!”

  “阿潭!我由你的身上体认脚踏实地是成功之基础,我实在太虔浅,太幼稚!真令人脸红!”

  “算啦!你也成功啦!”

  “的确,我对目前之成就,己很满足。”

  “加把劲,你有机会做群贤庄庄!”

  童南喜道:“你肯帮忙吗?”

  “当然!胳臂向内弯呀!”

  “谢啦!”

  三人便欣然下山。

  翌日起,他们便直接东行,他们一到福州港,便搭船出海,他们不但欣赏日出日落,亦饱尝鲜鱼。

  他们一到杭州,便畅玩一个多月。

  毛潭更与三妻夜夜在西湖快活着。

  然后,他们再入苏州畅游一个月。

  他们仍然夜夜在名胜区快活着。

  公主三女被灌溉的更加妩媚。

  毛潭则仍然神功奕奕。

  他们游过苏州,便经由山东返宫。

  毛潭一返宫,便把大小包礼品赠给皇族们。

  翌日上午,皇上便询问天下近况。

  毛潭答道:“儿臣打算助贫,却毫无机会。”

  “哈哈!一语中的!很好!”

  “启奏父皇,可否引导百姓举办各种庆典活动,俾凝聚民必,端风正俗,形成富有而有礼的天下!”

  “妙也,准!”

  “谢谢父皇,启奏父皇,请准童南入宫担任侍卫!”

  “准!另安插职位,妥加培植!”

  “谢谢父皇!”

  “朕己令群贤庄安排五旬以下人员返乡安养,驸马趁机挑一批青年高手入宫指挥侍卫吧!”

  “遵旨!可否由童南任副统领?”

  “准!”

  “谢谢父皇!”

  “朕安排此事,驸马勿介入!”

  一个月之后,五旬以下的群贤庄高手各领六千两金黄返乡,百里扬、海德及毛潭便宴请他们。

  双方欢聚近二个时辰,方始散席。

  翌日上午,童南己和九十九名高手入宫向毛潭报到。

  毛潭便安排他们的住所及指点着。

  半个时辰后,毛潭便发下腰牌吩咐他们执着亲人入宫。

  当天晚上,他便在驸马殿内宴请他们及眷属。

  海兰更是与女眷们欢聚着。

  一个多时辰之后,方始众人尽欢而散。

  翌日起,毛潭便率他们熟悉宫中人物,环境及规矩。

  毛潭更交给童南一本小册供他参考。

  三天之后,童南诸人己以单独执行任务。

  他们便勤快的日夜巡视着。

  毛潭刚歇息半个月,太上皇便召见他,因为,太上皇已经接近四十年未到天下各地走动啦!

  毛潭便趁机率童南及六名高手同行。

  童南果真把握机会的沿途安排妥诸事。

  太上皇此次出巡,纯粹是到处瞧瞧,他根本不入各衙,他也不探民情,他只是瞧着。

  此外,他畅游名胜古迹。

  他更到少林、武当……等佛道门派与掌门人谈佛论道,因为,历经灿烂的他己经渴盼修个来生。

  所以,毛潭轻松的把握机会修练无相神功及长春心法。

  一年余之后,太上皇满意的返宫。

  他更对童南投以肯定及嘉勉。

  那年冬天,童南便接任群贤庄庄主。

  徐向东庄主则接任侍卫统领。

  毛潭功成身退啦!

  他除陪妻小之外,便专心练功。

  葛菁及海兰、甄虹则调教孩子们功力。

  他们皆练毛潭陪侍皇上出巡时所巧获之长春心法。

  他们有大内灵丹补身,进展因而其为顺利。

  中秋时节,却吏无前例的雷电交加及大雨倾盆而下,皇上不由忧心重重,毛潭立即请旨冒雨出宫。

  他沿途飞掠不到一个时辰,便己到开封。

  他立即看见少林、丐帮弟子与官方正率领大批城民在巡视河岸,众人乍见到他,不由欢呼。

  他便转达皇上关心之意。

  然后,他赶往江西及安徽地区。

  立见大批人员在巡堤。

  低洼地区人员更早己移到高处。

  毛潭便到场慰问他们。

  众人为之感激流涕。

  天亮不久,毛潭己经返宫报讯。

  皇上不由大表欣慰。

  毛潭返宫歇息到午后,便因为雨势不断再度出宫,他便又先后巡视黄河及长江之堤防。

  立见大批人员正在堆沙袋,另有大批妇人送来粥面,毛潭略加慰问,便又赶到别处巡视着。

  入夜之后,雨势一歇,众人不由松口气。

  毛潭便在南昌堤外与众人一起吃着面。

  膳后,他便吩咐大家别大意。

  因为,南昌处于下游,必须防范中游泛流之水。

  他一直巡视到深夜,方始返宫。

  他便在皇上早朝之间报平安。

  皇上不由松口气。

  午后时分,毛潭便再度出宫。

  他又瞧过黄河及长江两岸,方始在深夜返宫。

  天亮不久,他正式请皇上安心啦。

  皇上欣喜之下,便旨谕赐赏防洪有功之吏,此外,他更派官吏到长江及黄河两岸巡视及赐赏。

  当地居民为之大感温馨。

  人人更重视防洪。

  低洼地区亦大量开建泄洪沟渠。

  由于赋收之持续增加,后直便趁机加强防洪。

  且说毛潭经过连接的飞掠,他的功力进一步的激发出来,他的修为更进一步的精湛着。

  他的掌力已经无声无息,却力道更强。

  他的剑光己经未见过时光,却更加犀利。

  他知道自己进入返璞归真境界。

  因此,他一有空便服丹行功着。

  这天早朝时,皇上准宰相朱彬辞官,并且封百里扬为相,海钦升任兵部尚书,谴缺由童南兼任。

  童南亢奋的学习着。

  他知道毛潭在提拔他,他绝以示能泄气。

  春暖花开,宫内仍然寒梅飘香,皇上在早朝之后,便与毛潭在御花园赏花,毛潭立知皇上又有指示啦!

  良久之后,皇上道:“天下已富,朕想退位矣!”

  毛潭怔道:“父皇正值英年呀!”

  “太上皇龙体日弱,朕想多陪侍几年,何况,太子已堪登基,朝廷就由你们年青人来发挥吧!”

  毛潭点头道:“父皇英明!”

  “驸马宜继续辅佐新皇!”

  “暂勿外泄此事!”

  皇上下定决心,便心情一畅的返殿。

  毛潭便率公主去陪太上皇及太后欢叙着。

  不到半个时辰,童南匆匆来到殿前,毛潭立即掠出。

  童南低声道:“少林经由与丐帮飞鸽飞来急函。”

  毛潭一接函,立见驸马亲启及若贤二字。

  他立即拆函,立见:“西藏达布拉宫达赖喇嘛率六十僧至敝寺表示欲替李百忍了结恩怨,恭请驸马裁示!若贤拜!”

  毛潭立即道:“我将赴少林一趟,守宫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便入殿向太上皇报告。

  太上皇道:“能战则战,安全为要!”

  毛潭便行礼离去。

  不久,他己向皇上启奏此事。

  皇上道:“有把握否?”

  “有!”

  “小心!”

  毛潭便返殿告诉三妻。

  百里扬道:“以无相神功逼退他们,他们若不退,杀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立即行礼离去。

  不久,他已施展轻功离宫。

  他沿途飞掠之下,午前时分便己由后山进入少林,立见若竹大师行礼道:“恭迎驸马,偏劳矣!”

  “小事,他们在何处?”

  “寺中!他们在候驸马!”

  “他们己知道我杀李百忍啦?”

  “是的,听说达赖喇嘛的血手印己有十成火候,请小心!”

  “谢谢!走吧!”

  “是!”

  二人便掠向前殿。

  不久,他们己会见若贤大师。

  立见若贤大师道:“禀驸马,请小心应付!”

  “我知道,先让我行功,明日上午再战!”

  “请!”

  不久,毛潭已在禅房内行功。

  他便一口气行功到翌日天亮,他一收功,若贤大师便率人送入素宴道:“他们己以许前在广场与驸马一战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便启用素膳。

  膳后,他便在后殿散步着。

  午前时分,他便由若贤大师陪向广场。

  他一入广场,立见六十位身穿大红袈裟的老僧列立,为首老僧的双眼在张合间熠熠生光。

  少林四殿主及三位长老则率四大金刚及十八罗汉列立,毛潭一出现,少林诸僧便合什道:“参见驸马!”

  毛潭答礼道:“参见各位大师!”

  说着,他已转身行向老僧。

  立见若贤大师陪同道:“贫僧代为驸马翻译!”

  “好!他们已知李百忍之罪行吧!”

  “知道!贫僧先介绍驸马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一止步,便先合什一礼。

  立见为首的喇嘛双目一亮,立即答礼。

  若贤大师便上前以藏语介绍驸马。

  众喇嘛纷纷注视毛潭。

  毛潭便含笑点头致意。

  不久,为首喇嘛说出一串话,若贤大师道:“禀驸马!这喇嘛无意寻仇,他只是不信中原武功能克血手印!”

  “很好!大师告诉他,我先以无相神功接他一掌!”

  “是!”

  若贤大传转达此事。

  达赖喇嘛立即又说出一串话。

  若贤大师道:“禀驸马,达赖喇嘛同意,驸马若能接受一记血手印,他便甘拜下风!”

  “好!”

  毛潭便踏前三步提功凝立。

  若贤大师便退到远方。

  达赖喇嘛徐徐抬手,立见他的左掌不但红似火,而且暴涨一倍,少林诸僧为之担心,毛潭却反而放心!

  因为,他由掌色确定达赖喇嘛修为不及李百忍。

  倏见达赖喇嘛一翻掌,立即劈出。

  热气立即带着咻声罩上毛潭的胸腹间。

  只听砰一声,毛潭身前之花岗岩地面便石屑纷飞,而且疾卷向达赖喇嘛,他不由神色一变。

  毛潭哈哈一笑,便踏前三步。

  达赖喇嘛不由骇退三步。

  众喇嘛也跟着后退三步。

  毛潭止步道:“大师,请搬来一块千斤大石!”

  “是!”

  不久,二僧己自后山抬来一块大石,毛潭便吩咐他们把大石放在三十丈开外,然后,再向喇嘛们微微一笑。

  倏见他扬掌,便全力劈去。

  掌出无声,地面之石屑却疾卷而去。

  倏见三十丈外的大石微微一晃便不动。

  不过,石屑旋飞而上,立见那块大石己经化为粉纷飞而上,刹那间,那块大石己经化成石粉。

  众喇嘛为之变色。

  其中三十人更是发抖!

  因为,这是血手印秘诀中唯一之克招呀!

  毛潭含笑道:“大师!听听他们的意见!”

  “是!”

  立见达赖喇嘛上前使趴地顶礼。

  另外六十位喇嘛也向毛潭五体投地的顶礼。

  毛潭立即避开。

  良久之后,达赖喇嘛才率众起身。

  立见他上前向毛潭行礼及恭身说了一串话。

  若贤大师道:“禀驸马!他说你是金刚,金刚是密宗诸佛菩萨中担任伏妖降魔之大智大勇菩萨!”

  “不敢当!”

  达赖喇嘛又行过礼,便说一大串话。

  若贤大师道:“禀驸马!他为示歉,将派人送您西藏红花以及冬虫夏草,而且不会再犯中原!”

  毛潭怔道:“西藏红花?冬虫夏草?什么东西呀?”

  若贤大师道:“此二物乃补血增气之正宗上品,中原虽然也有此二物,其效果不及十分之一二,西藏人视它们为宝!”

  “代为申谢!”

  “是!”

  若贤大师便行礼申谢。

  达赖喇嘛便含笑行来。

  “禀驸马,他可能将以拥抱表达崇高敬意及善意。”

  毛潭便含笑行去。

  不久,二人己当众搂抱。

  毛潭不由大为尴尬。

  达赖喇嘛又轻拍毛潭背部,方始退开。

  毛潭便含笑点头。

  若贤大师立即道:“师弟!留客!”

  “是!”

  若竹大师便上前行礼邀众喇嘛用膳。

  达赖喇嘛含笑点头,不久,在场之人己入食坊取用素膳。

  一场血腥和平收场,众人不由大喜。

  毛潭证实自己己练成无相神功,不由更喜。

  所以,众人胃口大开的用膳。

  膳后,众人更取用水果及品茗。

  若贤大师一见他们甚喜香茗,便派人备妥三大包。

  不久,他已把三大包香茗送给喇嘛们。

  达赖喇嘛便含笑抱着若贤大师。

  若贤大师不由一阵脸红。

  毛潭不由暗笑着。

  不久,达赖喇嘛向毛潭说一串话。

  若能大师道:“禀驸马,他邀您莅驾布达拉宫,他一定要向众人介绍您这位大智大勇的金刚菩萨!”

  “好!我今年秋天拜访!”

  若能大师便含笑翻译着。

  达赖喇嘛含笑连连行礼。

  不久,毛潭与众僧便送他们下山。

  众喇嘛一出山门,便转身行礼。

  毛潭便上前抱着达赖喇嘛。

  达速喇嘛便欣然抱着毛潭。

  不久,他方始率众离去。

  毛潭一转身,若贤大师便行礼道:“驸马神功盖世也!”

  “不敢当,谢谢大师赐无相神功心法!”

  “客气矣!中原浩劫全仗驸马化解矣!”

  “不敢当!我先返宫报平安啦!”

  “恭送驸马!”

  “请留步!”

  毛潭便施展轻功离去。

  日落之前,他便入宫向太上皇及皇上报平安,立见太上皇喜道:“西藏红花及冬虫夏草皆养身至宝也!”

  毛潭道:“他们一送入中原,太上皇便可试服一番!”

  “呵呵!很好!”

  毛潭又叙不久,便行礼离去。

  不久,他已向百里扬报平安。

  百里扬含笑道:“足见你己功臻化境,持续精进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“你今秋访喇嘛,顺便谈谈生意,你以香片换红花及冬早夏草,这是一本万利的生意!”

  “好!”

  不久,他己含笑离去。

  他一返殿,妻小己快步迎来。

  他哈哈一笑,便略述经过。

  三女不由听得大喜!

  毛潭苦笑道:“我真受不了与男人当众拥抱哩!”

  甄虹不由恪格一笑。

  不久,他便与妻小共膳着。

  膳后,他便与爱妻品茗欢叙着。

  良久之后,他已和甄虹入房。

  “阿潭,我们不愧今生啦!”

  “是呀!”

  “阿潭,你为何一直不问我们怎会有那么多钱呢?”

  毛潭含笑摇头道:“知道越多,越麻烦!”

  “格格!说得对!快活吧!”

  “好呀!”

  不久,二人已在房内合凑青春交响曲。

  这对自幼吃尽苦头,如今享极人间富贵的有情人便愉快的把十八般武艺全部搬出来啦。

  良久,良久之后,两人方始共入仙境。

  又过良久,两人方始进入梦乡。

  (全书完)——

银城书廊扫校

上一章
书页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