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48章 天下震动

  大乾。

  长安。

  皇城以南不远,朝廷于年前新起一楼,楼高九重,通体玄黑,因其正对皇宫朱雀门,故此楼也被称之为朱雀楼。

  朱雀楼专司江湖之事,搜集打探武林中的高手情报,据此推出风云三榜。

  这一日朱雀楼大门轰然洞开,十数名身穿玄色锦衣,腰悬钢刀,气息精悍的人员自楼内走出,当先三人各捧一副帛卷,神情凛然,步伐沉凝的向着楼外广场行去。

  “咦!朱雀楼打开了?”

  这一幕动静立即引起了诸多徘徊楼外之人的注目,其中多是携带各类兵刃的武林中人,男女老少皆有。

  此刻各个面有异色,目光炯炯的盯着那些人以及他们手捧的帛卷。

  “风云三榜每隔一月一更新,此是惯例,今日方才初七,朱雀卫竟已出动,除非……。”

  有人神情凝重,暗自揣测:“难道这天下间又要多一位大宗师了?”

  大乾天下高手如云,除了原本的中原群雄,域外高手亦是蜂拥而至,更有那些天外来客……

  宗师级数的高手虽然依旧是稀缺货色,可也不复昔日风光,已经算不上顶尖行列了。

  若只是冒出一位新的宗师高手,不足以让朱雀楼打破常规。

  旁人如何想,这群玄衣朱雀卫皆是置之不理,一个个脸色木然,徐步走到广场中心。

  场中立有三块巨大的石碑,由低到高,但仅是最小的一方石碑也有五丈来高,最高者更是宛如一座小山矗立。

  领头的三名朱雀卫飞身而起,轻功极是高妙,他们手中帛卷“嗖”的飞出,凌空展开的同时,轻飘飘的贴在了那三块石碑上。

  周遭围观的武林中人按捺不住,纷纷拥堵上前,仰头观望着这三幅帛卷,惊呼议论声接连响起。

  “我上榜了,人榜六十三,记住了,我乃长江联‘风火飞花’张……。”一个白面剑客神色狂喜,仰头连呼,声音却迅疾淹没在喧沸的人潮里。

  “人榜十三的‘掌中狮子’,二十一的‘金笔双飞’,三十六的‘独角快剑’……这些人都被挤下来了,还死伤了几位,这期的人榜变动很大啊!”

  “地榜倒是没什么变化,只多了一人上榜,可惜此人不是出自我中原武林,而是塞外宗师……。”

  “快!快看天榜!”

  忽然间,惊呼声变成了轰鸣,又化为了炸雷。

  仿佛真有一道道雷霆霹雳在人群里炸开,虚无的闪电激溅,将每个人都劈得身躯抖颤,目光呆直。

  “天……天榜!天榜变了!”

  瞬息间,诸多人抬头仰视着那块最为巨大的石碑,便瞧见那方巨大帛卷上,在原本的两人神相袁天罡,剑神阿青之外,居然又多了两个人。

  “大事件!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啊!”

  “一下子竟然在同一天,多了两尊天人级数大高手!”

  “乾帝治世,武道大兴,武道大兴啊!”

  许多人神情亢奋,面容潮红,既感受时代洪流滔滔而来的震动,也为置身于这武道昌盛的大世而踌躇满志。

  人潮喧沸中,一个普普通通,身形瘦削的小老头背负双手,默默瞧着榜单,从人榜瞧到天榜,再从天榜瞧到人榜,他看得很认真,似乎要将榜上每个人的名字都刻在心里。

  吴明眼中泛波,陷入良久的深思。

  从原本枯燥乏味的‘牢笼’里跳入更广阔的的天地中,有着更高的山峰等待他去攀登,本该是双重欢喜。

  可吴明却发现,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攀登巅峰的资格。

  他年岁已高,气血已呈衰败之象,虽然在这方天地不是没有弥补的可能,却非是易事。

  “需要更为高深……甚至足以蜕去这具衰老之躯的法门……。”

  “脱胎换骨……。”

  吴明眸子幽幽,念头飞快转动,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个计划,却都被他一一否决。

  以他的年龄,不可能带艺投师,就算耗费苦心投入某个大派之中,想要得到可让人脱胎换骨的法门亦是难如登天。

  以战养战的路子也不适合他。

  “其实最优选择是乾帝,可惜!”

  吴明深深叹息,他做梦也想不到,当初与他争战之人,如今竟已是人间神圣之流。

  以吴明的性格,也不会去在乎所谓的颜面,但凡能对他有利,对王动低头称臣也无妨。

  可惜乾帝将他带入此方世界不过一时兴起,至于他能取得什么成就,就得靠他自己的本事争取了。

  吴明头痛的时候,天榜更新,世间又添二天人的消息已经潮水般蔓延,由帝京长安为中心四面开花,自东向西,由南朝北,轰轰烈烈的传遍天下每一个角落。

  无数人为之震撼失神。

  “当年的魔门妖女,静斋圣女,如今竟然都已成天人之尊,她们已经走到了比肩,甚至超越魔门,静斋历代祖师的境界了。”

  婠婠、师妃暄之名,在这乾帝治世的时代里,又一次引得天下震动。

  据说邪王石之轩,天刀宋缺等人闻听消息,也是纷纷将手中事务暂且放下,宣布闭关!

  许多人都真切的感受到,天下真的不同了,一个天翻地覆,迥异于过去的时代正势不可挡的拉开大幕。

  数日之后。

  渭水之畔,白衣人面色坚毅如磐石,冷漠刚硬,目光毫无波澜的瞧着眼前须发斑白的老者,徐徐将长剑从他胸口抽出。

  在他身边四面八方,躺倒了一地的武人,粗略扫去也有着三、五十之数,鲜血浸染,汇成一股腥臭刺鼻的溪流,缓缓流入渭水之中。

  那须发斑白的老者面露恐惧,一时之间还未死去,嘴巴一张一合,断断续续道:“你……你不讲武德,比武较量……点到为止,竟然下杀手……。”

  白衣人没有说话,冷漠的瞧着老者咽下最后一口气,与吴明不同,他再次走上了以战养战之路,主动出击,挑战各路高手。

  这次的对手便是这渭水帮的长须翁。

  然而此人在被他首次击败后,不甘恼恨之下,居然召集数十门徒在这渭水上对他展开了围杀,白衣人也是数次陷入绝境,终是于险境之中作出突破,反杀了对手。

  在长须翁倒下后,白衣人先是包扎了自身伤口,随后在长须翁身上搜索了一番,却是摸出了一册泛黄书册以及一卷帛书。

  摊开那卷帛书,白衣人眼神有了变化,这帛书上抄录的乃是天地人三榜名单,来到这方世界已经有了段日子,白衣人对这风云三榜自然是如雷贯耳。

  他的目光扫过名单上一个个名字,沉寂片刻,忽然喃喃轻语:“武学之巅,天人之道!”

  随即将帛书收入怀中,目光又移转到那册发黄书籍上,略微翻录后,白衣人知道这是一册武功秘笈,即使以他的眼光来看,上面的阐述也多有可取之处。

  白衣人没有修炼上面所载武功的意思。

  正经的练武之人,谁会时时刻刻把自己的武功秘笈藏在身上啊?

  要是哪天不小心翻了车,被对手所杀,对手从你尸体上找到你的武功秘笈,修炼之后再度精进那得多可悲?

  从敌人尸体上得来的武功秘笈,不能说一定有鬼,但绝大多数情况下或许都是个坑。

  可这并不妨碍白衣人寻章摘句,从其中找到真正值得他咀嚼体悟的亮点。

上一章
书页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