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52章 花开花落(大结局)新年快乐

  无垠之月。

  苍白大地。

  数十个呼吸内。

  巍峨雄壮的‘山岳’次第倒塌,寸寸崩碎。大地凹陷,撕裂开一个个巨大的豁口,幽暗深邃,如同月面上镂刻出的一只只漆黑瞳孔。

  沙尘石砾翻卷,数千吨数万吨的飞腾高空,化成弥天盖地的沙尘狂澜,肆意冲撞,宣泄伟力,改易地形。

  人间世两次世间大战,亿万生灵的血肉磨盘,炮火厮杀,在王动和妖荼黎这两尊仙圣魔神的力量面前简直是不值一哂。

  战场的核心区域如同汹涌激荡的汪洋。

  这是一片由磁暴,元气,宇宙粒子,阴煞魔气糅合而成的‘气海’,狂暴的潮汐沸腾漫卷数十里,中央处各种元力掺杂凝实,粘稠得好似都能滴出水来。

  在冰冷彻骨的宇宙真空环境里,这里却是蒸腾着骇人的高温,直如火山喷发,太阳风暴,潮汐过境,大片大片的山石砂砾刹那间消融瓦解,焚成了透明结晶的琉璃,融为了岩浆溃散。

  妖荼黎连连咆哮,魔音销魂蚀魄,直入神海,精神修行不到天人合一境界者,一道魔音下便会直接灵神崩溃,烟消云散。

  它的体表宛如沸腾的火山口,一个个肉瘤鼓起又爆裂。在王动的神念感应中,妖荼黎躯壳内似乎熔炼了成千上万座火山,充斥着无以伦比,堪与大日争辉的高温。

  而只要它乐意,这高温随时随地就能转化为封冻时空,霜寒万物的极致深寒。

  一如这宇宙真空,让人无法捉摸,却又不寒而栗。

  龙、凤、麒麟、玄龟四灵精元融汇而成的磅礴力量激荡,盘武身形如光如电,穿梭须弥,纵横来去,萦绕着妖荼黎巨大的肉壳,一瞬间便是数千次乃至万次以上的攻击。

  妖荼黎的触手、刀臂、甚至浑身血肉,骨骼都被一次次打爆,飞溅的血肉又如时光倒流般融入祂躯壳,飞速重生。

  这样的恢复力,已经不弱于王动的太初始原章了。

  虽然两者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

  太初始原章属于心的力量,心灵上无有破绽,则他的法与道便不败。

  而妖荼黎纯属于肉壳上的无敌。

  面对魔神妖荼黎者,王动打得既闹心又酣畅淋漓。

  很矛盾。

  却的确是王动现下的直观感触。

  闹心在于无论什么样的攻击,都很难对妖荼黎造成多大损害,而酣畅淋漓处则是妖荼黎在他面前纯粹沦为了靶子,能够让他尽情宣泄武道,将毕生所学之精粹一一展露,论证乃至升华。

  气劲显化长戟,有通天彻地之神人披金甲战衣,脚踏神焰,周身缭绕神龙虚影,咆哮寰宇,横击魔神。

  这是战神图录。

  砂砾碎石如水流动,沸沸然飞腾真空,一粒粒砂砾突兀闪烁锋锐戾气,洞穿虚空,仿佛化成了一口口千锤百炼,剑气蕴满的神剑,在虚空流淌震颤,随之铺满视界,天罗地网般罩住了妖荼黎躯壳。

  砂砾如剑,在妖荼黎躯壳上洞穿一个个窟窿,撕开无数血洞,剑气在其中绽放,肆意爆裂。

  这是万剑归宗。

  随即无数砂砾爆散成粉,剑气隐遁,却并非是消散无形,而是进入了另一层界面,汇聚凝成一口充溢灵性神意的神剑,落入盘武掌中。

  剑势未出,虚空已然凝顿,天地宇宙,寰宇世界似乎都停止了流动,连魔神妖荼黎周身的凶戾魔气都仿佛被停顿了。

  紧跟着这凝顿虚空的一剑斩在了妖荼黎躯壳上,直入其魔魂深处。

  下一刹。

  妖荼黎周身魔气爆开,仿佛被这一剑斩碎。

  这是风云世界老剑圣一生剑道之精粹的剑二十三,一剑出,灭天绝地,然而却依旧奈何不得魔神。

  无穷剑意倏忽化作神光,顷刻之间以超越了生灵思考的速度激射而出,好似一刹那间流转过了整个月面,卷起一切的磁场,气机,宇宙能量,汇聚成无可匹敌的洪流,冲杀向了妖荼黎。

  这是倾城之恋!

  轰隆隆!

  王动深海内意念暴动,在他神魂深处有着一道道雷电孕育,雷霆轰鸣之中,一座充溢着无穷光辉,至高至大,伟岸不可测度的神庙拔地而起。

  神庙蜿蜒而上,不知几千几万里之遥,于无穷高处盘着一尊巨佛,眉目低垂,掌心佛光澄澈,莲花绽开,在梵音大作之中,暗金琉璃般的佛掌猛地抓摄下去,轰在了妖荼黎那好似完全由一截截白骨构成的头颅上。

  这是大日如来经。

  神掌翻天,击碎了妖荼黎颅骨,如一柄开天辟地的大斧,在妖荼黎颅顶开凿出了一条通道,盘武化身身入长虹,直入其内,在妖荼黎躯壳内部翻江倒海,肆意破坏。

  摩诃无量,赤火神功,混天四绝,万道森罗,玄武真功,苍穹不灭体……一种种神功绝技,一门门惊世骇俗,惊神泣鬼的法门由他施展出来,妖荼黎躯壳内部一次次无声爆裂,但那爆散而出一块块血肉,一根根血骨,一滴滴血珠却如同具有魔性般,蓦地化成一头头狰狞魔物,咆哮连连,迎着盘武化身厮杀上去。

  顷刻之间,以妖荼黎躯壳内部为战场,盘武化身便被无以计数的魔物所淹没,每一个呼吸都有着成千上万的魔物被粉碎,可同时又有着更多的魔物诞生。

  厮杀,战斗。

  魔气汹涌,吞没寰宇。

  武道之意志,却是磨砺得愈发坚韧,神芒灿灿。

  最终盘武化身撕裂妖荼黎躯壳,穿身而出与妖荼黎征战。

  两者皆是神魔之躯,肉壳近乎不朽不坏,注定是一场时日长久的战争。

  一个时辰!

  一天!三天!七天!十天!

  月面上一座座曾经高耸挺拔的山岳被崩毁,取而代之的是另外的山岳与巨坑,宇宙数十亿年,百亿年方才成就的奇观在这短短时日内被彻底改易。

  而战斗仍在继续着。

  地星上的数十亿人类却已然陷入了恐慌之中,最初还只是各个列强国家的天文观测,虽然惊恐震撼,但关于月星上的征战却依旧只在顶尖层流传。

  可随着时间流逝,所有人都能清晰看到月星的变化,那轮月星好似被浸染进了血海之中,在短短几日内晕染出了一层化不开的血色,令得即使在白昼之中,无数人抬头之时,也能瞧见一轮腥红之月高悬,更让人惊颤的是,不时能看到血月上扭曲的巨大魔影,仿佛将月亮都吞没了。

  面对这轮血月,刚从二战中走出的人们震恐惶惶,不知所措,而更让人恐惧的是,有一部分人在被血月吸引之后,竟直接勾动了内心深处的堕欲,精神污染,就那么陷入了疯狂之中,引发了一场场暴乱与杀戮。

  更甚者是地月之间力场的纷乱,致使整个地星的环境和气候也在改变,虽然环境的改变短时间内还没法看到,可接连几日间的几场大海啸却波及了世界各个区域沿海。

  世界震恐,直以为末日将临。

  唯有修炼波动武学到了极高深处,入神之境的高手才能感受到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,他们在那一轮血月之下,只感到连每一次呼吸都艰难无比,心灵被无以名状的魔物牢牢攥住,难以自拔。

  “这方世界的地星终究还是被魔神意志污染了!”

  月星之上,王动叹息。

  魔神不死,却非无法被伤害,在他累日继夜的打击下,妖荼黎的躯壳被一次次撕碎,意念也被轰散,那些爆散的血肉、意念虽然九成都被妖荼黎回收,可终究还是有极少部分散溢了出去,融入了日月之光中,散入地星。

  “以后的地球环境虽然会更加适合修炼,可同时修炼者也会更加危险,因为每一位修炼者都有被魔化的可能……!地球的未来,或许更好,也可能会被导入地狱。”

  他虽然叹息,神情却是无悲无喜,意志更无半丝动摇。

  曾经少年意气,匹马栽酒江湖行,路见不平,振剑而起。

  曾见世间凄苦,心有不忍。

  但那终究是过去。

  我是我!

  我不是我!

  我终究还是我!

  王动长叹着,叹惋之中,又不知过去了多久,或许是一个月,或许是好几个月,终于有一天,王动只觉得心灵深处某种意志迸发了,像是经过了长久孕育栽培的种子,忽然生根发芽,开出了最为绚烂的花。

  至道之花。

  花即华!

  “至道华章,终于成了!”

  王动双眸之中没有喜悦,也没有激动,只有如同宇宙真空一般的平静,映出一团漆黑的魔影,在经历了长久的战斗后,妖荼黎的躯壳不断异化,此刻竟呈现出了一半虚幻,一半实质的模样。

  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!”

  盘武化身双臂一振,仿佛翱翔宇宙的巨鸟,周身金色涟漪泛起,王动灵神飞出。

  哗啦啦!

  宇宙真空之中本没有声音,可这一刻却像是有了声音,那是水流淌的声音,甚至地星上一些入神之境的武者也都听到了大河流淌之音,眼前仿佛看到了一条长河,蜿蜒无尽,自虚空尽头而来,朝向久远的未知之地。

  他们完全呆住了,仿佛瞧见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奇迹。

  紧接着王动飞出的灵神遁入大河之中,忽的化成一条横亘长河的大鱼,溯流而上。

  大鱼扬起风浪,每一滴溅出的河水都泛起波澜,将过去的景象一一展现。

  “至道华章为上下两篇,上者万物逆旅,下者百代过客!万物逆旅乃是前往过去,逆流而上。”

  王动灵神震荡,感应着那无以伦比的风景。

  仙魔级别高手纵使肉壳之力再强,即使能够打破虚空,也不可能截断时河,回到过去,但心念之力无尽,却有着一丝丝的可能性。

  但是,即使是灵神,真的能够回到过去吗?

  王动没有去想这个问题。

  或许,“万物逆旅”并未使他真的回到过去,这只是个真实的“幻象”,但只要他心念之中认定为真,那么便必定是真实。

  他在“万物逆旅”的过去里斩杀对手,那么对手已死的事实也必定存在。

  他现在便要前往魔神的过去,魔神存世的岁月太久远了,那条大鱼不知溯流了多久。

  祂感觉到了疲倦。

  忽然之间,大河震荡,滔浪翻卷,将大鱼震出了长河,再度化为灵神状态。

  灵神状态的王动蓦地抬起了头,看向了那宇宙真空。

  一片漆黑,幽暗。

  蓦地一丝血线蔓延开来,将幽暗分割成两截,有某种连真空都为之恐惧的存在出现了,下一刻,血线化成了一只巨眼!

  魔神妖荼黎嘶吼连连,溃散为混混沌沌的魔气,忽然融进了巨眼之中。

  王动平静的与那只巨眼对视着。

  “原来根本没有什么魔神,所有的魔神都只不过是这只巨眼存在的子体,子体横渡虚空,掠夺他界为资粮!只要本体还在,子体当然不会死。”

  “仙魔之上的存在吗?”

  光华闪动,青铜门展开,王动本体骤然出现,他的灵神倏然没入本体。

  于此同时,盘武化身那比世间任何物质都要坚韧的躯壳竟然开始了融化,倏忽之间化成了气团,呼呼进入了王动身躯之内。

  膨胀!爆炸!

  王动身体仿佛都要被撑爆了,无穷无尽的能量涌入,不朽不坏不灭躯,至道再次升华后的心灵境界,这一刻,即使他还没有正式去证那仙魔之道,但主世界古往今来一切仙魔高手或许都没有他强大了。

  紧接着,他挥动了拳头,朝着虚空挥拳,朝着宇宙挥拳,朝着那疑似仙魔之上的巨眼挥拳!

  无以伦比的拳意仿佛澎湃的洪流,淹没了视线范围内的一切事物。

  数日之后。

  叮当叮当!当当!

  风铃声响,王动披散头发,手持着一壶酒漫游在一片荒凉孤寂的大地上,举目望去,山河百里无人烟,一片破败凄冷。

  即使他神游万里,但在神念感应之中,也没有任何生灵的存在,不单单是人或者仙神,魔神,即使是飞禽走兽,蛇虫鼠蚁,王动也没有瞧见。

  “这里真的是东离境吗?”

  王动漫无目的的走着,向那只巨眼挥出一拳后,碰撞之后,后者退去,王动也离开了那方世界,进入了眼下的东离境。

  除了主世界,东离境是他所遇力量层次最高的世界,而现在的他,也不会再惧怕那些本土仙人,是以进入这方世界,想要探究仙魔之上的境界。

  他想过再次进入这方世界,或许会被本土仙神围攻,或许会再次遭遇那只巨眼,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什么都没有。

  这个世界就像是被搬空了,一片荒凉死寂。

  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幕戏剧,戏唱完了,台上的演员也就全部退场了。

  “曲终人散,花开花落吗!”

  王动笑了笑,举起酒壶灌了口酒,却发现壶中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口,他饮下这口酒后,将酒壶一抛,砸在地上,翘起了一朵枯萎的小花。

  王动拾起这朵小花,悠悠叹了口气,在这叹息之中,他仰躺下去,枕在一颗青石上,看着那仿佛也是虚假似的的天空,枯萎小花在他手中缓缓绽放,眨眼之间,由萎顿到苍翠,甚至有着一滴滴清露展现,啪嗒一声,滴落在地。

  “花开花落,花落花开,来者来,去者去!但愿这花开花落一千年以后,我还是自己模样!”

  (完)

  这次真的完结了。

  最初的一时兴起,实未想到竟是八年的拖延,由人生最好的年华到现在的青春不再,叹息一语,好一场大梦!

  本书名为,现在所有武侠世界也都写完了,也算都给了个结尾,至于主世界我想了许久,有人看的话,我写几个番外补全。

  主世界砍了很多剧情后,现在主要只有两个谜底没揭开。

  一是天宫:天宫重出的目的是回到过去,以石祈的心魔之力为引,祭献百万乃至更多的人丁心念,以灵神的方式回归过去。

  也可能是虚假的过去。

  二是天地毒:主世界实为一只葫芦,葫芦分两层,清者在上,浊者在下,浊即是毒!每一千二百年一次天地倒转,清者下降为浊,浊者上升为清。

  清者天地内仙魔能够长生。

  在前面王动与婠婠谈壶中之天的时候,就是伏笔。

  青铜门是葫芦盖子,因为掌握着盖子,所以王动能够跳出壶中天。

  尽于此,江湖再见。

  新年快乐!

  五方行尽顿首!

上一章
书页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