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夜遇

  这章是收费的,不好意思啊,这个月得有一章v,是为了完结当月的奖金。

  以后其他的番外就继续免费。

  一座驿站出现在眼前的时候,牵着一头瘦小骡子的弟子高兴的喊起来。

  “师父,有地方住了。”他说道。

  在他身后,同样一头瘦小骡子上的乔明华神情木然的嗯了声。

  此时天近傍晚,驿站前人进人出很是热闹。

  来往的人穿着打扮也各不相同,得到的待遇自然也不同。

  乔明华师徒耐心的等在一旁。

  过了好半日,才有一个胖乎乎的驿丞看过来。

  “堪合。”他说道,伸出手。

  弟子忙拿出身份文书。

  驿丞漫不经心的抖开,看了眼顿时堆起笑。

  “哎呀竟然是漠北的军医大人啊。”他笑道,忙忙的伸手做请。

  旁边进出去的人听到了很是惊讶。

  看看这个牵着瘦骡子穿着布衣衫仍在人群里毫不起眼的两人,竟然被这个最看人下菜碟儿的驿丞如此礼遇,莫非此人来头不小?果然人不可貌相吗?待听到竟然称呼为军医,顿时愕然。

  军医?

  虽然如今的军医如同那些将官一样有各自的官职在身,但到底是比不上那些将官们功劳明显,因此升职很少。基本上也就是在一个位置上做到老,根本算不上什么需要特别礼遇的人。

  这个驿丞是怎么了?比见了一个县太爷还高兴。

  “你们这是要去京城吗?”驿丞引着二人进门,一面闲谈。

  “是。”弟子答道。

  乔明华木木的不说话。

  待招过小吏问了,驿丞有些不安。

  “真是不好意思,上房独院没了。”他说道,带着歉意。

  “没事,我们住通铺就好。”弟子答道。

  驿丞松口气,忙让人引着去,又想到什么。

  “只是。通铺那边已经住了一个人。”他说道,面色迟疑。

  “怎么了?”弟子不解的问道,“他不让一起住吗?”

  “不是不是。”驿丞忙说道,“这个人,有些,古怪。”

  “大千世界。各人不同,无妨。”乔明华开口了。

  驿丞看他一眼,原来这个人不是哑巴啊。

  他不再说话,让人引着这两人去通铺那边了。

  “大人,让这两人去和那个背着骨架的人住一屋啊?”一个小吏过来低声问道,“那家伙太古怪了。吓到这两个军医要是给胡三爷告状,咱们只怕会少了一笔银子呢…”

  驿丞伸手摸摸下巴。看着那两个人的背影。

  “应该没事,我觉得这两人也是够古怪的。”他说道,摇摇头,“再说他们是军医,战场上生死白骨见多了,去和那人住一屋,再合适不过。”

  “就是这里了。”小吏指着面前的屋子。说道。

  屋子里亮着灯,窗户上投下一个瘦高人影。坐在桌前似是看书习字。

  弟子道谢。

  “我们那骡子劳烦差爷多喂一把豆子。”他陪笑说道,一面拿出两个钱塞给小吏。

  小吏笑着不接。

  “不用不用这个,你们日常辛苦,挣的都是拿命换的俸禄,我们可不能收。”他说道,不由分说就走了。

  弟子拿着钱摇头笑。

  “师父,真是奇怪,不是说这些驿站的人最会捧高踩低,看人看钱的,怎么一路走来,这些人对咱们客气的不得了?看来是误会他们了吧。”他说道。

  乔明华神情木然。

  “管咱们什么事。”他说道,伸手推门。

  一推未开,乔明华以为这门旧沉,便加大力度再推。

  门发出咣当一声,显然是里面插上了。

  这声响惊动了里面的人。

  “干什么?”

  一个男子的声音问道。

  “住客。”弟子忙说道。

  门内沉默一下,接着便有哗啦的声音响起,似乎那人在收拾什么。

  “稍等。”他说道。

  干什么呢?难道是锁着门数钱呢?

  弟子撇撇嘴,只得等。

  等了一刻,门被打开了,两盏昏暗的油灯下,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站在面前。

  门下悬挂的灯笼照出他的形容。

  年约三十左右,眉清目秀,只是脸消瘦,面无笑容,显得有些阴冷。

  他略一打量乔明华二人,便转身走开了。

  乔明华和弟子迈进屋内,看到通铺上已经展开一个铺盖,显然是这男子的。

  弟子便忙去展开另外的铺盖。

  乔明华则将包袱要放到桌子上。

  桌子上已经摆了一个大大的四四方方的盒子,那男子在桌案前,正收拾笔墨纸砚。

  乔明华看到他收拾的那些纸,写了密密麻麻的字。

  他不是爱说话的人,这男人看起来也不爱说话,屋子里一阵沉默。

  “这位大人是要到京城去吗?”年少的弟子铺好床,受不了这种沉默,热情的开口问道。

  那男子嗯了声,看样子是不想继续话题。

  弟子碰了一鼻子灰,果然古怪,不过也没什么,不说话就不说话,不爱说话的人他也不是没见过,比如他的师父就是。

  那男子收拾了东西,目光不经意的看到乔明华的包袱。

  乔明华节俭,用来装行李的是军中发的背包,上面标有红色的十字。

  “你们,是大夫?”男人忽的问道。

  乔明华嗯了声,看样子也没想继续话题。

  “是啊是啊。我们是军医,从漠北来的。”弟子倒很热情的说道。

  男子看着他们,神情变了变,竟然浮现一丝笑。

  阴冷的面容顿时变得和蔼明亮起来。

  “漠北的军医。”他说道,“是漠北来的啊。”

  他重复了两边漠北二字,前一个漠北是感叹,后一个则带着几分伤感。

  乔明华没有理会在意,找出木桶铜盆,准备洗漱了。

  那男子也不再说话了。看上去似乎在走神,油灯下,神情似悲似喜。

  这人果然古怪的很,弟子在一旁看到忍不住嘀咕。

  “快些洗洗睡吧,明日还要一早赶路呢。”乔明华说道。

  弟子应了声是,收起和这人攀谈的心思。忙忙的打了水来,和乔明华洗漱,等他们准备上床了,那男子才从桌边站起来洗漱安寝。

  屋子里的灯熄灭了,夜色笼罩室内。

  乔明华师徒一路颠簸很累,尤其是年轻的弟子更是能吃能睡的时候。沾了枕头就睡着了,鼾声顿起。

  乔明华听得那边的男人翻身。是被自己这个弟子的喊声打扰的不能睡吧?不过,乔明华可不打算叫醒自己的弟子什么的。

  人生在世,出门在外,哪有事事能随自己心意。

  他翻个身裹了裹被子。

  “你们是漠北的军医…”

  那边的男人忽的说话了,声音有些颤抖,似乎是激动又似乎是悲伤。

  “那么你们认识齐”男人接着说道。

  乔明华听着,男人却在此时停下了。

  认识其?认识起?

  什么意思?

  乔明华心里揣测。却听得那边没了动静,然后翻个身睡去了。

  真是…古怪的人。

  他心里嘀咕一声。也闭上眼。

  但还没有入睡,门外的一声尖利的喊叫惊起了他们。

  “杀人了!”

  这一声喊让整个驿站沸腾起来。

  后院里,火把照亮了半边天。

  驿站厨子杂役的房间外,一个胖子满脸血的躺在地上,瞪着眼。

  驿站的差役从他鼻子前收回手。

  “死了。”他摇摇头说道。

  听到这个话,一旁一个被两个人按住,手上身上都是血的男人顿时面如土灰。

  “不是我干的!不是我干的!”他大声喊道,拼命的挣扎。

  “石老三!你还狡辩!不是你干的是谁干的!他们都看到了,是你拿着刀子,手上身上也是血!石老三,你前几天刚跟熊老大吵过架,扬言要杀了他,你还真动手了!”驿丞大声喊道,对着那男人怒目相视。

  “不是啊,不是啊,我是想杀了他,不过我真没杀他啊!这刀子是石老三自己拿着的,我看他吓人夺过来,这些血也不管我的事,我来的时候他就这样了大人,大人我冤枉啊!”男人哭喊道。

  “冤不冤枉,去县衙说去吧。”驿丞喝道,又看一旁的小吏,“通知县衙的人来了没?”

  “通知了就来了来了。”小吏点头说道。

  驿丞哼了声,正要说什么,眼角余光忽的看到有人径直向那尸体走去,他不由吓了一跳。

  “你,干什么的?”他喊道,看向那边。

  乔明华是和那男人一起过来的。

  听到人命二字,医者的本能让他过来了,至于这个男人为什么也过来,想必是看热闹吧。

  但没想到那男人竟然径直向那尸体去了,这看热闹未免看的也太过分了吧?

  竟然矮身蹲下来翻看那死尸…

  周围的人也回过神,看这边指指点点惊异不已。

  “喂,你干什么!”驿丞喊道,顾不得忌讳就冲上来,招呼众人,“快,拉开他!”

  那男人此时自己站起来了,看着冲过来的驿丞等人,又看着那个被按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男人。

  “他不是凶手。”他说道,神情淡然。

上一章
书页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