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日子

  且亭观位于永庆府外十里,作为定西侯府供养的道观,香火算不上旺盛。

  一个年轻的少妇扶着仆妇的手下车。

  马车上是定西侯府的标记。

  五个道姑早就恭迎着。

  “少夫人,您这边请。”她们说道。

  少妇微微点头,在一群仆妇的拥簇下而行。

  “姨娘她最近可好?”她开口问道。

  观主忙上前一步。

  “周姨娘还好。”她低声说道。

  少妇停下脚。

  “我去看看吧。”她说道。

  观主有些迟疑。

  “莫要惊扰的了少夫人…”她说道。

  “惊扰我什么,有什么能惊扰我的。”少妇微微一笑说道。

  观主不再说话,低头躬身引路。

  位于道观最后的一处院子,门上上锁,有两个小童坐在门边抓石子玩,看到人过来忙站好。

  “开门吧。”观主说道。

  便有人上前。

  门声响动,还没等打开,里面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,同时咚的一声,有人撞在门上。

  外边的人吓得忍不住后退一步。

  “是云起来接我了?是云起来接我了是不是?云起?云起?不是,世子!世子!”

  有妇人的声音狂喊道。

  “云起呢?我儿子是世子了!我儿子是世子了!他要接我回去了!你们快开门!我是定西侯府的夫人了!我是侯夫人!你们开门我要回府了!”

  门被晃得山响。

  少妇皱皱眉。

  “这叫还好啊?”她看那观主,带着几分不满说道。

  观主尴尬的低头。

  “也不是天天闹…”她低声说道。

  门内妇人的叫喊声盖过了她们的说话,门被晃得下一刻似乎就要掉下来。

  “开门开门,我儿子是世子了!我儿子是世子!我儿子来接我回去了!”

  门里响起妇人的狂笑。

  少妇转身就走。

  其他人不敢停留,忙忙的也跟上。

  “少夫人,要不要告诉姨娘。世子爷已经…”一个仆妇低声说道。

  少妇的脚步停了下,看了看天。

  “已经三年了。”她喃喃说道。

  众人沉默不语。

  身后周姨娘的狂喊还在继续。

  “算了,让她以为有个冷心无情的儿子,总比没了儿子强。”少妇说道,回头看了眼。

  要是周姨娘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在了,她的人生是不是也就没了意义?

  “活着吧,活一次也不容易,能活的都好好的活着吧。”少妇说道,抬起手。

  仆妇忙伸手扶着。

  一众人呼啦啦的远去了。

  伴着少妇的马车驶进定西侯府,管事婆子们纷纷涌过来。

  “议事午后吧。大家先散了。”少妇说道。

  婆子们忙笑着施礼,看着少妇向内而去。

  谢氏依旧住在自己的院子里,但相比与以往空寂了很多。

  没有了来来往往的仆妇,没了人气,院墙似乎也没了精神。看上去有些灰败。

  “看着点,都要过年了。这里要修整的精神点。”少妇说道。打量眼。

  身边的仆妇立刻应声是。

  “原本是要修的,夫人说人多吵到她念经。”一个仆妇低声说道。

  少妇轻轻摇摇头。

  迈进门,比外边看起来,更加萧条。

  院子里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,安静的似乎没有人住。

  就是大中午的看起来也让人有些慎得慌,更别提晚上了。

  一到晚上。这里都没人敢靠近。

  也不能说没声音,安静下来仔细听,一间屋子里传出嗡嗡的声音。

  “母亲,还是不出佛堂吗?”少妇问道。

  “是。夫人不出来的。”一个仆妇说道。

  少妇叹口气。

  她慢慢的走到一间小屋子的窗边,透过窗棂向内看去。

  屋子里昏暗,好一刻才适应了,便看到一个妇人坐在地上,背对着这边,手里转动念珠,声音就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。

  屋子里几乎没有摆设,只有一张桌子,上面摆着佛像,香炉,另有两个牌位。

  “这样熬下去,可怎么好啊。”少妇摇头轻声说道。

  “少夫人,这是夫人自愿的,也是没办法。”仆妇低声说道。

  少妇看着室内,那个妇人的身形已然佝偻,满头的白发,想起自己进门那年,还不是这个样子,就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年…

  她转过身。

  那边能活着就是好事,而这边,也许死了才是解脱。

  她摇摇头,抬脚迈步。

  离开了这里,那种压抑的悲伤总算散去,大家神情也变得轻松起来。

  要过年了事情多,少妇坐在厅堂里好一顿安排家事,只说的嗓子发干。

  “礼单给侯爷送去了,侯爷说,让少夫人您做主就是了,不用给他看。”一个管事娘子捧着单子说道。

  少妇点点头,一面接过丫头递来的茶吃了口。

  “怀哥儿呢?”她问道,“怎么好半日没见他?是不是临近年关,又顽皮逃学了?”

  “没有,讲了书,正写字呢。”仆妇忙答道。

  少妇这才松口气放下茶杯,接着拿起账册。

  屋子里的人进进出出,小心翼翼,井然有序。

  另一处定西侯的院子里,跟以前没什么变化,来往的依旧都是年轻貌美的侍婢们,不时传出女子们的娇笑。

  “侯爷,侯爷,给我写一个给我写一个。”

  “侯爷,我也要嘛”

  书房里,定西侯被七八个女子围着,正在写写画画,笑容满面,一面转过头。

  旁边的女子娇笑着捧酒喂他。

  定西侯一口喝了。

  另一边坐着四五个女子吹拉弹唱。

  当真是洞天福地神仙所处。

  “五少爷,小世子爷…慢点别跑”

  门外传来管家的喊声。

  打断了屋子里的靡靡之音。

  “父亲。”

  “爷爷。”

  两声童声响起。

  定西侯站好,女子们忙四散站开,舞娘歌姬也忙收声。

  定西侯走出来,看到两个男孩子站在院子里。

  “父亲。”十岁左右的那个恭敬的施礼。

  “爷爷。”另一个四五岁的也学着大的那个有模有样的施礼。

  定西侯哈哈笑了,伸出手。

  “来来,你们怎么一起来了。”他说道,就在廊下的锦缎垫子上坐下,旁边是各色的鸟笼,里面鸟声翠翠。

  两个孩子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。

  “爷爷。”小一点的说道,童声童气,“怀哥儿为什么要叫他叔叔?不该叫哥哥呢?”

  定西侯哈哈笑了,将他抱起坐在膝头。

  “因为他要叫你父亲为哥哥啊。”他说道。

  怀哥儿似懂非懂。

  “那为什么要叫他五叔叔?而不是二叔叔?”他又问道,“怀哥儿明明只有一个叔叔啊。”

  管家咳了声,招手。

  “小爷,咱们快回去,先生要喊了。”他说道。

  定西侯笑着摆手。

  “因为啊,你还有大伯,二伯呢,他呢”他指着一旁站着的男孩子,很有耐心的笑道,“排行五,所以要叫五叔叔。”

  男孩子哦了声点点头。

  “那大伯二伯我怎么没见过呢?”他问道。

  定西侯看着他笑了。

  “因为他们,跟你父亲yiyàng,出远门了。”他说道,伸手捏了捏孩童的鼻子。

  院子里人散去了,定西侯一人坐在廊下久久未动,直到斜阳西沉。

  “侯爷。”老管家微微佝偻着身形进来,“天凉了,别在外边这样坐着,进屋吧。”

  定西侯似乎这才回过神,哎了一声,慢慢的站起来。

  “要过年了啊,要过年了,一年又一年啊…”他慢慢说道,似乎吟唱又似乎哽咽,背对着老管家,看不清他的神情,“过的真慢啊”

  屋子里灯点亮,歌舞丝弦莺声燕语再次响起。

  老管家默默的站了一刻,也慢慢的转身走出去。

  “是啊,过的真慢啊。”他喃喃说道。

  夜空里一声爆竹炸响,新的一年又到来了。(

上一章
书页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