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说谎的记忆

  我非常佩服那些能将谎言说得像真的一样的人,这样的功夫练就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也委实不易。我想这必须得心硬皮厚才能从容不迫地说出谎来。

  我在这方面的确是弱项,这主要是小时候的一顿痛打留下的后遗症。

  其实那时我也就五岁左右。事情非常之小。

  有一天,我拿了我二哥的作业本。这些纸张对我这个尚未识字的人来说没什么重大意义。

  于是我把它们撕了,叠了许多的东西,比如飞机小船之类。

  玩了一会儿,也不高兴再玩,就将它们又扔掉了。

  晚上我的二哥发现了他的作业本被撕得一塌糊涂,很自然地将这事作为一桩重要的案件报告到妈妈那儿。

  我的妈妈便在我和比我大两岁的小哥哥中盘查。

  我的小哥哥那一天正好都在同学家,有不在现场的证人,于是重点盘查对象就只剩了我一个。

  不知是什么原因,我也矢口否认了我的行为。我一口咬定作业本绝不是我撕的。

  实际上全家人都已经断定这事肯定是我之作为,只是非要我自己承认而已。

  我在严厉的盘问面前一边哭,边固执己见。

  我的这种态度使妈妈非常恼火,她便开始揍我。

  挨打真是我的生活中十分少有的事。连一向喜欢我的妈妈都打我了,这个世界该有多么可恨!

  我于是悲愤交加,更加不肯承认错误。

  我的哥哥们见我哭得可怜,就央求妈妈饶了我。可我听见妈妈说,她要是养成了说谎的习惯以后就没人饶得了她。

  妈妈说了这番话之后更为严厉起来。

  她把我抱到院子外的一个粪坑前,将我的脑袋对准粪坑朝下,并说:你承不承认?你要再不认错我今天就把你扔下去!

  我惊恐万分,只顾得了哭,根本不记得自己该说些什么。

  我的小哥哥一直跟在后面,他见我的妈妈如此这般,不觉顿生同情之心,于是开始考虑拯救我的办法。

  只是隔了好一会儿,我几乎哭哑了嗓子,他才想出了一个最大的理由。

  他慢慢腾腾却是很坚决地说:妈妈,你不能丢。要不然我就没有妹妹了!

  那一刻我终于也意识到了小人是斗不过大人的,便决定投降。

  我号叫道:我错了!本子是我撕的!我再也不敢了!妈妈马上放过了我。

  放下我后,她做的第一件事却是扭过头批评我的小哥哥说:像你这样慢腾腾地救人怎么行呢?那妹妹早就被我丢下去了!

  多少年来,我的小哥哥一直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,可我总是不予承认。

  只是自那以后,我一旦有说谎的念头,脑子里立即会浮现出我在五岁时脑袋栽向粪坑的情景,那场面永远令我感到恐怖。

  于是立刻打消说谎的杂念。

  直到今天,仍然如此。

  记得我曾经对一个喜欢说假话的女孩说:你知道你最缺的是什么吗?就是你母亲的一顿痛打。

  (更多精彩,尽在“泡泡看书”小说站。)

上一章
书页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