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一碗热干面

  文化大革命中,武汉民间有一首歌很为流传。那是知识青年下乡后,根据《我爱祖国的蓝天》的词曲套改的。这是一首怀念武汉热干面的歌。这也是我听到过的唯一一首歌颂武汉小吃的歌子。歌词大约是这样的:“我爱武汉的热干面,二两粮票一毛钱;四季美的汤包鲜又美,老通城豆皮美又鲜;王家的烧饼又大又圆,一口就咬掉一大边。啊——,河南人爱面条,湖南人爱辣椒,要问武汉人爱什么,我爱——武汉的热干面——”。

  武汉的知识青年们把这首曲调很昂扬很热烈的《我爱祖国的蓝天》一歌,唱成了一支伤感深浓的我爱武汉热干面之歌,把无限乡愁倾注在一碗家乡的热干面中,可见热干面在武汉人心目中的地位。

  热干面这种小吃,大约独属武汉是没有错的。在武汉,几乎所有的小吃店甚至单位食堂都有着这种热干面卖。武汉人早上外出上班,多喜欢在外面吃早点,武汉人称此为“过早”。而在外面过早的武汉人十之八九都会吃一碗热干面。这并非是武汉人的早点像北京的早餐一样单调乏味,除了大饼油条没别的东西可吃。武汉的早餐相当丰富,但热干面仍然是许多人的首选。这原因之一是因为武汉人的习惯和偏爱,其次也因为热干面价廉物美、委实比较好吃的缘故。

  来武汉的外地人只要吃过热干面也都纷然说好吃好吃。记得上大学时,我的一些同学经常去学校邻近的小吃店吃热干面。有一回吃得不太卫生,凡吃者全体屙肚子,成为同学间永久性笑料,可他们肚子一好,仍然还要去吃。为什么?没别的原因,就是好吃,而且便宜。二两热干面只需一毛钱,如果要吃三两的话也就再加五分,人人都吃得起。毕业后,同学都分配在全国各地,可这些分离出武汉的同学,一见面说起武汉,总也免不了要说热干面,说时还会情不自禁地咂着嘴:好想再吃一碗热干面啦!而但凡人来武汉,一定是要被武汉同学领着去吃它一碗热干面。

  武汉的热干面起源于何时,据说还真有案可查。相传上世纪三十年代,有个卖熟食的小贩,因脖子上长了一个肉瘤,于是大家都管他叫李包。李包住在汉口长堤街关帝庙一带,每天挑着担子摇着“拨浪鼓”出去叫卖他的凉粉和汤面。有一个大热天,李包生意不是太好,叫卖了一天,回家担子里还有许多剩面,李包怕面条放馊,便将它煮了一下,然后晾在案板上。操作过程中,他不小心将一壶麻油打翻在案板,麻油全都浸进面条里。李包无奈,只好将麻油索性搅均,然后用扇子扇凉。第二天他卖面时,便将这浸了油的面在热水里烫上一烫,捞起来,再加些佐料,卖给顾客。没想到他的食客们竟是觉得好吃得不得了,纷然购买。买时便问这是什么面。李包万没料到有如此结果,来不及细想面名,脱口而出:热干面。殊不知,他这样随口叫出的一声“热干面”,从此成了武汉市最著名的风味小吃。

  热干面的做法,直到今天也仍然按照李包当年因错误而创造的程序一样。先将面煮熟,然后用油拌好,摊凉,最好要晾上一夜。待顾客在吃时,将面在沸水锅里烫一烫,漏去水分,然后配上各种佐料,麻油、榨菜、姜葱、辣椒之类。这可以按各人做面的风格和食客的饮食习惯而定。但其中最重要的是必须放芝麻酱。热干面里如果不放芝麻酱,武汉人就不会承认它是一碗真正的热干面。一些热干面爱好者说,吃的就是芝麻酱面条。

  因为热干面的大受欢迎,武汉开始出现专门的热干面馆,其中以三十年代末在满春路口开张的“蔡林记”热干面馆最为出名。武汉的老人只要提及起热干面立马就会说出“蔡林记”三个字。

  蔡林记的由来得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说起。大约在1929年前后,黄陂一个蔡姓年轻人来汉口讨生活。他开始挑担卖面,后来发现热干面很受欢迎,便也做起了热干面。他在满春路选下面馆店面,又请了几个伙计,开始专做热干面生意。他取“集木为林,财源茂盛”之意,将他的面馆取名为“蔡林记”。经营过程中,他对热干面做了些改良,比方放虾皮肉丁胡椒面等等,让热干面的口感更好。来吃面者,大多不富裕,吃饭以吃饱为上。所以他对每碗面的量都给得特别足。一时间大受欢迎。生意兴隆后,蔡林记扩大门面且迁至汉口最为繁华的地带——武汉水塔对面。人都说蔡林记的热干面色泽金黄而油亮,面条细柔而有韧劲,气息喷香而味道鲜美。更有狂热者说:不吃蔡林记的热干面就等于没来过武汉——此话是否太过,另当别论。

  七十年代末,我曾经专门跑去蔡林记吃过一次热干面,当时面馆里人多极,服务员态度又不好,我并没有吃出它比别处的热干面高明的地方。及至80年代,我又因故去江汉路,为节时省钱,再一次吃了蔡林记的热干面,那次的印象几乎同十年前一样,只觉得人更多而服务员的态度更坏,热干面好吃的程度一如无名的小店。从此我不信蔡林记,并且觉得照蔡林记这样的水平继续做下去,武汉人没有谁还会信他的牌子。于是再吃热干面时,几乎都不记得武汉有个名牌热干面馆,招待朋友吃热干面时,也只说武汉的热干面,却从不提因热干面而著名的蔡林记。

  前几年,武汉市老城区改造,蔡林记面馆被指令拆迁。知此事时,我以为蔡林记的热干面不过尔尔,并未得到武汉市民的格外厚爱,它的存在与否对于武汉人来说远不如老通城重要。为此,拆除它也不过是小事一桩。殊不知这事竟在武汉市民中引起强烈的反响,就仿佛有人要存心砸了他们祖传名牌似的。许多人都纷纷上书,奋起捍卫蔡林记热干面馆。我这才明白来自久远的名牌店家,虽说业已经营得很不出色,完全不能满足市民的需求,但它的在武汉人心目中的地位却是根深蒂固,不可以动摇的。这些人或许仅仅只吃过热干面而并未吃过蔡林记的热干面,或许去吃过而吃完后的心情并未得到满足,但却仍然为着蔡林记的命运四处奔波,摇旗呐喊。对于他们来说,我想,所要保护的恐怕不只是一个老牌子的面馆,而是想要通过蔡林记保留一份城市固有的风格和传统,以及为自己留存一份对往事的怀想。

  蔡林记终于在诸多武汉市民的努力下,又重新开张了。想必它不致于辜负人们对它的期望和人们为它付出的努力。因为蔡林记有此经历,我计划再去吃一次,但愿蔡林记的热干面能有传说中的那么好吃。

  还要说的是,武汉热干面的价格已经涨了1020倍,如果进了高级饭店,恐怕百倍于以往的价钱也不足为奇。只是这些地方的热干面已全然“贵族化”——调料的洋化和粤化,同李包的热干面是形似而非神似,为地道的老武汉人所不喜。

  (更多精彩,尽在“泡泡看书”小说站。)

上一章
书页
下一章